即时新闻
首页> 执法腐败> 违法判决> 浏览文章
余文生律师被秘密判刑4年公然地践踏法律 不服坚决上诉
时间:2020年06月19日 作者:程敏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江苏讯:2020年6月17日,遭非法羁押900多天的律师余文生,被当地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判刑4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偷偷的开庭又偷偷的判决,就这么违反法律规定。我请求国际帮助,必须制止中国这种违法行为。”


资料图片:2015年7月23日,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在北京办公室接受采访时,举起双手展示死刑犯如何一天24小时被铐起来。.jpg

▲资料图片:2015年7月23日,余文生律师在北京办公室接受采访时,举起双手展示死刑犯如何一天24小时被铐起来。(受访者提供)


       6月17日上午11时许,余文生妻子许艳接到一通自称是江苏省徐州市检察院的电话,说已宣判,余文生本人不服从这个判刑结果,坚决要上诉。


        余文生妻子许艳接到徐州市检察院裁决通知后,情绪失控。


       许艳对记者表示,判刑4年很重,她本人也不接受这个结果,余文生无罪,应立即释放。


       许艳称,一年前,徐州中院就在没有通知律师和家属的情况下秘密开庭,如今又是秘密宣判,“此次宣判他们没有通知我,这是公然违法。他们明知道是打压迫害,不敢面对我。”而检察院则以回复许艳提出要求申请监督对中院一年多不判决进行监督的名义,告诉许艳判决结果的。


       许艳表示非常气愤,强烈谴责当地法院违法,表示继续为余文生上诉。


       许艳指,“他们对余文生的打压太狠了,残酷地对他。”自从余文生被抓后,包括开庭的通知和起诉书、手续文件,被羁押1000天左右的法律文书,法院电脑立案资料等等,许艳都没有见到过。


       她认为,当地公检法机关如此严重地迫害余文生,是因为其曾于2018年1月发表了《修宪公民建议书》 “这是政府不想让老百姓知道的事情,担心有更多的百姓关注,当地公安机关就完全封杀打压,在网络屏蔽了余文生的全部消息。”


       “余文生有言论自由,这是宪法赋予他的权利,法治不但没有改进,反而更严重地迫害人权律师和家属。”许艳说:“余文生在看守所处境一定很艰难,当地法院对她及聘请的律师也百般打压,企图让余文生感到孤立无援。”


2018年1月19日,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在北京郊区的公寓里接受采访。.jpg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在北京郊区的公寓里接受采访。(受访者提供)


       许艳:“偷偷的开庭又偷偷的判决,就这么违反法律规定。没有告诉家属,没有告诉任何人,又偷偷的把他判决了,一点也不在乎法治,这是依法治国吗?我请求国际帮助,必须制止中国这种违法行为。”


       2015年维权律师王全璋被捕后,余文生成为王全璋的辩护律师。2018年1月15日,余文生的执业证被注销,1月19日被捕,4月19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家属担心可能遭受酷刑。


GettyImages-1179236929.jpg

▲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2019年10月31日手持丈夫的照片在徐州中级法院外高声呼喊,要求与负责她丈夫案件的法官与她见面。(受访者提供)


       至今,余文生律师案已经严重超过审限,6月13日,许艳通过EMS给徐州市法院和检察院办案法官刘明伟、孙妍,花玉军院长、刘德军纪检组组长等12人邮寄24份申请资料,提出解除对余文生采取的强制措施,依法释放;申请检察院对这种审判活动超期不判的行为进行监督。


       许艳表示,虽然有了判决结果,但地方法院在余文生的案件上严重违法操作,“我会继续为她上诉。”在随后十天的上诉期里,许艳准备与律师再次前往徐州了解案情,但由于北京爆发新冠肺炎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是否能顺利出城还不能确定。


       许艳聘请的代理律师常伯阳、谢阳均被当地法院剥夺作为辩护人的权利,在没有通知许艳的情况下,当地法院强行安排官方派律师赵强介入。


       许艳:“官方派律师一直没有任何联系,一次都没有给我打电话过,有一两次是我和我请的辩护律师去那儿,主动去找他。”


       许艳担心余文生的处境会比另一维权律师王全璋更困难。她聘请的辩护律师常伯阳、谢阳批评案件的审讯和判决过程脱离了现行刑事诉讼法框架。


       谢阳律师:“很可能当初这案子开庭时,余文生有可能与当地法院之间有一个妥协,可能开完庭以后,当地法院没有兑现对他的承诺,余文生律师就不配合他们,他们想试图透过长期羁押,削减他的意志力,以求他能妥协。”


       常伯阳律师认为:“任何公民受到审判都应该是公开的,余文生有权利请律师为自己辩护,这是国际法和人权公约上面都有规定。”


       “(秘密审判)这是公然地践踏法律,这些司法人员都涉嫌犯罪,侵犯人权。”


        余文生在2018年1月发表“修宪公民建议书”后被帶走,同年4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妨害公務罪“批捕。许艳预计,律师稍后会到徐州高院处理余文生的上诉。


       余文生妻子许艳希望通过呼吁得到国际社会的帮助,强烈谴责公检法机关并要求立即释放余文生律师。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北京一名男子家囤烟花遭“朝阳群众”举报 民怒“冬奥也别放”   曾让不少艺人落马的“朝阳群众”,日前再传出又举报北京一名张姓男子在家中囤积9箱烟花爆竹。目前警方已将张男刑事拘留,但民间不禁好奇,烟花放在家中怎么会被发现?也有人质疑过年放烟花也遭举报,实在有点过份。 【详细】

恒大集团深夜声明:恳请境外债权... | 微视频|上海地铁女乘客被屏蔽门... | 北京钱大妈被列“经营异常” 多...

曾是千万富翁老总破产 流浪深圳街头拾荒为生 妻儿拒相认   近日网络流传一则消息称,有人在深圳街头救助一名流浪老人姜元陈,结果后来发现曾经拥有三家公司,对方曾是深圳市圣龙发食品工业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的董事长,身价高达数千万,因供应商欠款,导致资金链断裂,最终破产,流浪街头,成为拾荒一族,经历让人唏嘘。相关消息引起社会关注。 【详细】

中国猪企温氏股份去年预亏至少1... | 中国城乡收入差再加大 挑战“共... | 上海女成“最惨购房人” 房子没...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